加載中…
個人資料
蕭家老大
蕭家老大
  • 博客等級:
  • 博客積分:0
  • 博客訪問:21,139,489
  • 關注人氣:13,920
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• 榮譽徽章:
相關博文
推薦博文
正文 字體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2);return false;">大

春秋傳奇:頭須獻計止謠言,后宮謙讓國安定

(2021-06-25 07:45:00)
標簽:

歷史

文化

春秋

分類: 隨感雜談一

春秋傳奇:頭須獻計止謠言,后宮謙讓國安定

春秋傳奇:頭須獻計止謠言,后宮謙讓國安定

  晉文公在王城誅殺了呂省、卻芮,向秦穆公再拜稱謝。要以親迎夫人之禮,請接懷贏歸國。秦穆公曰:“吾女已失身公子圉,恐不敢辱沒君之宗廟,只備嬪妾之禮足夠了?!?/span>

  晉文公曰:“秦、晉世好,非此不足以主宗祀。舅舅勿辭!況且重耳之婚娶,國人不知,今以大婚為名,不亦美乎?”

秦穆公大喜,于是邀文公復至雍都,盛飾輜軿,以秦懷贏等五人歸晉。又親送其女,至黃河之上,以精兵三千護送,謂之為“紀綱之仆”。今人稱管家為紀綱,蓋始于此。晉文公同懷嬴等渡河,趙衰諸臣,早備法駕于河口,迎接夫婦升車。百官扈從,旌旗蔽日,鼓樂喧天,好不鬧熱!

昔時宮中夜遁,如入土之龜,縮頭縮尾;今番河上榮歸,如出崗之鳳,雙宿雙飛。晉文公至絳,國人無不額手稱慶。遂立秦懷嬴為夫人。

  當初,晉獻公嫁女伯姬之時,使郭偃卜卦,其卦繇云:“世作甥舅,三定我君?!?/span>

  伯姬為秦穆公夫人,穆公女懷嬴,又為晉文公夫人,豈不是“世作甥舅?”

  秦穆公先送夷吾歸國,又送重耳歸國;今日文公避難而出,又虧穆公誘誅呂、卻,重整山河,豈不是“三定我君”?又有秦穆公曾夢寶夫人,引之游于天闕,謁見上帝,遙聞殿上呼穆公之名曰:“任好聽旨,汝平晉亂!”

  秦穆公先平里克之亂,復平呂、卻之亂。一筮一夢,無不應驗。

  晉文公追恨呂、卻二人,欲盡誅其黨。趙衰諫道:“惠、懷以嚴苛失人心,君主應改以寬容?!?/span>

  晉文公從其言,頒行大赦。呂、卻之黨甚眾,雖見赦文,猶不自安,謠言日起,文公心以為憂。一日清晨,小吏頭須叩宮門求見。晉文公方解發洗頭,聞之怒曰:“此人竊吾庫藏,致寡人行資缺乏,乞食曹、衛。今日還有臉來見?”

  侍者如命推辭,頭須道:“主公是否準備洗頭?”

  侍者驚道:“汝何以知之?”

  頭須說:“凡洗頭者,俯首曲躬,其心必顛倒;心倒則出言也顛倒,所以我之求見而不得。主公能容勃鞮,得免呂、卻之難;今獨不能容頭須嗎?頭須此來,有安晉國之策。君必拒之,頭須從此逃了?!?/span>

  侍者以其言告于晉文公,文公曰:“是吾之過?!?/span>

  急忙冠帶裝束,召頭須入見。頭須叩頭請罪,然后言道:“主公知呂、卻之黨幾何?”

  文公蹙眉而言曰:“眾甚?!?/span>

  頭須奏道:“此輩自知罪重,雖奉赦猶在懷疑,主公當思怎樣安撫?!?/span>

  文公曰:“有何策安撫?”

  頭須奏道:“臣竊主公之財,使主公饑餓。臣之獲罪,國人盡知。若主公出游而用臣為駕御,使舉國之人,聞且見之,皆知主公不念舊惡,而群疑盡釋了?!蔽墓唬骸昂??!?/span>

于是托言巡城,用頭須為駕御。呂、卻之黨見了,皆私語道:“頭須竊君之財,今且仍舊錄用,何況他人???”自是謠言頓息。文公仍用頭須掌庫藏之事。

因晉文公有這般容人之量,所以能安定晉國。

  早先,晉文公為公子時,已娶過二妻。初娶徐嬴,早卒。再娶逼姞,生一子一女,子名歡,女曰伯姬。逼姞亦薨于蒲城。晉文公出亡時,子女俱幼,棄之于蒲,亦是頭須收留,寄養于蒲民遂氏之家,歲給粟帛無缺。一日,乘間言于晉文公。文公大驚曰:“寡人以為死于兵刃久矣,今猶在,何不早言?”

  頭須奏道:“臣聞‘母以子貴,子以母貴?!苡瘟袊?,所至送女生育已繁。公子雖在,未知君意何如?所以不敢馬上告訴您?!?/span>

  晉文公曰:“汝如不言,寡人幾負不慈之名!”

  即命頭須往蒲,厚賜遂氏,迎其子女以歸,讓懷贏撫養。即立歡為太子,以伯姬賜與趙衰為妻,謂之趙姬。

  翟君聞晉公文嗣位,遣使稱賀,送季隗歸晉。晉文公問季隗之年齡,回答:“別來八載,今三十有二了?!?/span>

  晉文公戲曰:“還好不到二十五年?!?/span>

  齊孝公亦遣使送齊姜歸晉,晉文公謝其玉成之美。齊姜道:“妾非不貪夫婦之樂,所以勸駕者,正為今日耳?!?/span>

  晉文公將齊、翟二姬平昔賢德,述于懷贏。懷贏稱贊不已,固請讓夫人之位于二姬。于是,文公更定宮中之位。立齊姜為夫人,季隗次之,懷贏又次之。趙姬聞季隗之歸,也勸趙衰,迎接叔隗母子。趙衰推辭道:“蒙主公賜婚,不敢再念翟女?!?/span>

  趙姬曰:“此世俗薄德之語,非妾所愿聞。妾雖尊貴,然而叔隗先配,況且已有子,豈可憐新而棄舊呢?”

  趙衰口雖唯唯,意猶未決。于是趙姬入宮奏于文公道:“妾夫不迎叔隗,欲以不賢之名遺妾,望父侯作主!”

  于是晉文公使人至翟,迎叔隗母子以歸。趙姬要以主母之位讓翟女,趙衰又不可。趙姬曰:“彼長而妾幼,彼先而妾后;長幼先后之序,不可亂也。且聞子盾,年齡已長,而又有才,自當立為嫡子。妾居偏房,理所當然。若必不從,妾惟有退居宮中?!?/span>

  趙衰不得已,以姬言奏于文公。文公曰:“吾女能推讓如此,雖周太妊莫能過也!”

  晉文公宣叔隗母子入朝,立叔隗為主母,立盾為嫡子。叔隗亦固辭,文公喻以趙姬之意,于是拜受謝恩而出。趙盾時年十七歲,生得氣宇軒昂,舉動有則,通詩書,精射御,趙衰甚愛。后來,趙姬生三子,叫趙同,趙括,趙嬰,其才皆不及趙盾。

(本篇完)

0

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發評論

    發評論

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91国产综合在线观看精品